第五次融化

 

  在四大融化之後,識蘊層次的五法,必須依次出現。此五是:自性八十種偏計心,光明燦爛的白色顯明之心,光明燦爛的紅色增長之心,光明燦爛的黑色近得之心,以及死時清淨光明之心。

 

  ○八十種偏計分為三組----三十三種象徵著白色顯明之心,四十種象徵著紅色增長之心,七種象徵著黑色近得之心。第一組偏計包括作為對象載體諸風的一種粗的運動,所以它們----對於那些未明顯體念到白色明顯之心者----就能夠說明或指出:作為其載體的風,與紅色增長及黑色近得之心相比較,有一些粗的運動。關於白色顯明之心的這個推論可以得出,因為在以逆程序從較細到較粗狀態行進時,偏計的第一組是白色顯明之心的烙印或後果。三十三種是:

 

1 大離欲:一種無所貪求之心

2 中離欲

3 小離欲

4 意念去來:一種攀緣外境和回歸內境之心

5 大憂惱:樂境舍離時的極度痛苦

6 中憂惱

7 小憂惱

8 平安:心善安住

9 偏計性:由於境界歡悅所生激動的心情

10 大恐怖:遇不樂境所生怖畏

11 中恐怖

12 小恐怖

13 大系縛:被可愛境之所系縛

14 中系縛

15 小系縛

16 執著:完全抓住欲界諸境的心

17 不善或無知:對善行的懷疑

18 饑餓:欲食

19 渴乏:欲飲

20 重受:樂受、苦受和舍受

21 中受

22 輕受

23 計為知者

24 計為能知

25 計為所知

26 分別觀察:分析宜與不宜之心

27 慚:由於自己不贊成或宗教禁戒而避免犯罪

28 悲:希能拔苦

29 慈:對所觀人全力保護之心

30 欲遇美色

31 疑慮不安:迷惑這心、無法安住

32 積聚:收集財物之心

33 嫉妒:見人盛事,心被擾亂

 

  ○第二組四十種偏計包括作為其對象載體諸風的一種中等運動。對那些對此無體驗者而言,它們夠說明或指出:作為紅色或桔色增長的載體之風,較之白色和黑色近得之心具有一種中等的運動。也可說,當心變得更細緻時,它已更少兩重性了。關於絢麗的紅色增長之心甘情願近種推論,可以得出,因為這組偏計,當以逆程序向較粗狀態行進時,是紅色增長之心的一種烙印或後果。四十種是:

 

1 欲望:未得求得

2 固執:已得不舍

3 大樂:見可愛境之大樂心

4 中樂

5 小樂

6 歡喜:所求既得之歡樂

7 狂歡:反復享受所樂對象

8 驚奇:見未見境反復猜度

9 激動:見可愛境心被迷惑

10 滿足:於可愛境心滿意足

11 擁抱:想擁抱

12 接吻:想接吻

13 吮吸:想吮吸

14 穩定:相續不變之心

15 努力:向善之心

16 驕傲:自視高大

17 能動性:成就事業之心

18 搶劫:想劫財富

19 武力:想去征服他人部隊

20 熱心:熟習向善道路之心

21 遭受大苦:由於驕傲而造惡業

22 遭受中苦

23 遭受小苦

24 激烈:欲與俊傑無理爭辯

25 調情:見動人色欲往調戲

26 忿態:嗔怒之心

27 德行:于諸德行發心努力

28 言語清晰正見不渝:願以言詞令人曉了,于諸事實不變己意

29 不正見:于諸事實改變己意複欲人知

30 肯定性:非常穩定的主意

31 不自負:不欲支持己見之心

32 施主:欲施捨財物

33 規勸:欲勸懶人,令修宗教

34 自勵:欲勝煩惱等仇敵

35 無愧:P作不善法,不避自所不許或教中所戒之惡行

36 欺誑:假作偽善、欺誑他人

37 吝嗇:狹隘的心量

38 邪惡:習於惡見之心

39 無慈:欲惱他人

40 狡詐:不老實

 

  ○第三組的七種偏計包括風的微弱的運動,這種風是作為對象的載體的,因之他們對於未曾經驗黑色近得之心者,能說明或指出同樣的道理。這是因為,當以逆程序趨向於較粗狀態時,這組偏計是黑色近得之心的一種烙印或後果。七種是:

 

1 健忘:退化的記憶

2 錯誤:如將幻景當作水汽

3 默然:不欲言說

4 抑:憂惱之心

5 懶惰:不勤向善

6 疑慮

7 中貪:貪嗔各半之心

 

  八十種偏計心以及作為其載體的風,必須在人亮的白光明相之前融化,因為此心與明相之心二種感受是不一致的。同時,由於在這二者這二者這間,存在著粗糙與細緻的很大差異,像八十種偏計這樣的粗心,就不能在[白色]明現時存在。

 

  當八十種偏計以及作為其載體的風開始融入于白光明相時,一種點燒著的棧油燈的影像出現了。此融入明相後,明相之心本身的徵兆是:一片空明淨寂,白光遍滿,猶如月光籠罩於淨無纖塵的秋夜之空。

 

  關於這種明相的原因,心間以上左右二脈中所有的風,已經通過其[在頭頂的]上部孔穴進入中脈。由於這股力量,頭頂的脈結鬆開了,而因為從父所得的白點----現作倒杭()字的樣子----具有水的性質,它就向下流動。當它到達心意 左右二脈六重繞結的端部時,閃耀的白光明相出現了。因之,這不是月光顯現等從外照往返一種情況。

 

  這就叫作“明”[由於出現像月光一樣的明相]和“空”[由於八十種偏計及作為其載體的風都不復存在了]

 

 

  第六次融化

 

  此一,明心以及作為其載體的風融入於增心。當增心升起時,一種紅色或橙色的光明,比以前更為清晰的空明淨寂,照耀得猶如無塵秋空陽光充滿一樣。

 

  關於它的原因,心間以下左右二脈搏所有的風,已經通過其[在尾閭或密處的]下部孔穴進入中脈。由於這股力量,摩尼[密處]脈輪中的脈結和臍間脈輪的脈結逐漸鬆開。因之,從母所得的紅點,它在臍間脈輪的中央,以短阿[在梵文中,增之即成長阿][]線形狀而存在且是火的本質,向上而行。當它到達心意左右二脈六種繞結的下端時,一種紅的或橙的光明顯現了。所以這不是陽光顯現等從外照入的情況。

 

  這叫做“增相”[因為像陽光一樣,非常鮮豔強烈]和“甚空”[因為明心能及作為其載體的風都不存在了]

 

 

  第七次融化

 

  此後,增心與作為其載體的風,融入於近得之心。在第一部份中,一種空寂的黑色景象顯現了,猶如無塵秋空,彌漫著初夜的深黑。

 

  在中脈內上部和下部的諸風,集中於此脈之內。由於這股力量,心間左右二脈的六種繞結鬆開了。那時,位於上部[成倒杭()字狀]的白點下降了,而位於下部[成直線形]的紅點上升了。它們進入于紅白不可壞明點的中部,此明點是以密封容器的形式住於心間中脈的中央。由於它們的相會,近得的閃耀輝光出現了。所以,這不是黑色顯現等從外照入的情況。

 

  這叫作“近得”[因已臨近清淨光明了]和“大空”[因為增心與作為其載體的風都不存在了]

 

  近得之心甘情願手續一部份是伴隨著對境界的感覺的。但,在後一部份中,一個人對任何什麼都不記得了,好象不自學地昏昧沉迷於黑暗之中。之後,所有從極細風心偶然生起的一切風心都停止了。

 

  起初,近得之心的後一部份發生了昏迷,直到對基體所有的極細風心都不復記憶了。而後,當引起對極細風心的記憶時,死時清淨光明就升起了。

 

  [閃耀白色明相之心的定義是,一種意念狀態]1)其心生起于偏計的動搖和融化之間,(2)其心感到燦爛白色空明之境現前,猶如秋空無瑕,月光彌漫,以及(3)在其心中沒有其他粗的兩重性生起。

 

  ○雖然八十種偏計已經融化,明相之心是觀念上的,儘管屬於較細品類和二重性的,它不是散漫的,但含有一種想像的成份,故屬“觀念性的”。但相反的,清淨光明之心,則完全沒有觀念和二重性了。

 

  [增相之心的宣言是:一種意念狀態]1)其心生起于偏計的動搖和融化之章節)其心感到燦爛紅色空明之境現前,猶如秋空無瑕,日光普照,能及(3)在其心中沒有其他粗的二重性出現。

 

  [近得之心的宣言是:一種意念狀態]1)其心生起于偏計的動搖和融化之間(2)其心感到燦爛黑色空明之境顯現,猶如秋空無瑕,佈滿著初夜森沉黑暗,以及(3)於其心中沒有其他粗的二重性出現。

 

 

  第八次融化

 

  當探測得之心融入清淨光明時,無所注意的近得之心的第二部份被清除了。在甚至沒有最少的粗的二重情況下,一種極其清淨的空明境界升起了,這好象是全無月光、日光和暗夜三種干擾的秋天晴空。這種境界猶如在禪定等持中直接體念空性的心境。

 

  至於清淨光明顯現的原因,白點和紅點[分別地]融入於[心間]紅白不壞明點,而中脈內所有的風都融入於極細的持命風。由此,在通常情況下從初生起一直[以不明顯狀態]存在的極細風心,當上述境界顯現時,變得明顯了。因此,這不是一種由外界引發的晴空境界的情況。

 

  這叫作“死時清淨光明”和“全空”[因為消除了八十種偏計心,和明、增、近得以及作為它們載體的諸風]。這是實際的死亡。

  這是基礎的法身[如此稱呼,因為這是轉和法身所需的淨化的基礎]。空境稱為基礎的境身,而把它作為觀境的心,是稱為基礎的體念智慧的法身。

  [多數]常人住于清淨光明之中三天之久,其間出現紅白成份的徵兆。

 

  ○從鼻孔及或生殖器流出一些血和粘液----這些是融入心間明點的未淨部分。

  但是,當生理組成部分因疾病而被嚴懲消耗時,紅白成份的徵兆,不論過多久,都不會出現。

 

  ○這種人在清淨光明中,可能住不到一天。

  同時,據說具有或高或低體念的行者,能使清淨光明與法身融合,並能於此多少[]住數日。

 

 

  幾點澄清

 

  融化 關於明、增、近得諸心的融化方式,前心的能力停止,後者變得更為顯著,這叫作前者融化於後者,但這並不是說前者變成了後者的性質。

 

  秋空 為什麼將秋天晴空作為例子的道理,因為夏天的雨水已充分抑制了塵垢微粒揚入半空之中,而天空也沒在去層的障礙。由於此二特點結合起來,常在秋天出現超乎尋常的晴朗,所以就把秋空用作例子。此外,正象窨是空的,所謂空就是粗大障礙的簡單否定。所以在那些人心中,粗大觀念的形象消失了,而且通過四空[空、甚空、極空、全空],空的境界顯現 了。在這二方面,[在此四態中的]顯現的方式,與一片秋天晴空,毫無二致,所以就引為例子,並不是說,在那些情況下,出現天空等的景象。

 

  粗風與細風 問:如果,在明心之前,八十種偏計心以及作為其載體之諸風已經融化了,是不是在明、增、近得的時候,已經沒有什麼風可以融化了呢。答:一般來講,風有多種,粗的和細的。因此,雖然粗的不再融化,細的依然存在,所以從風[從四大中來]融入於明,直到舞蹈得融入于清淨光明,在那些時間中,只有細風擔當著意識的一種基礎。

 

  空與不實 通過四空,由於這樣的事實:這些心,以及境界的顯現,都比以前的心和境,變得更加微細了,所以,粗大的通常形象,就於心中消失了。有了這些,一個虛空的境界顯現了。但這並不是把虛幻不實作為一種觀想對象的一種情況。

 

  在這些情況下,對於一個未曾修行的普通人來說,他只看到真實存在的形象,不理解虛妄存在的形象,(所有存在的形象,都是虛幻不實的)。這是因為四空都會出現地一切臨死有情之前;如果虛幻不實能在死亡過程中被認識到,那末,每一個人能破天荒地,不加功力[從生死輪回中]得到解脫。

 

  ○當清淨光明顯現之時,一個普通人會產生他將被消滅的恐怖。

 

  普通人經歷死時的清淨光明,是莫明其妙的,不知其所以然的。

  母子清淨光明 死時的清淨光明是母淨光,而在修行道路上通過睡時或醒時禪定的力量所引發的光明是子淨光。在死時清淨光明過程中,會合此二光明的禪功,稱為融合母子清淨光明。

 

  問:一般講,死時清淨光明是不是一種完全合格的清淨光明

  答:雖然,被一位修行的人的[]觀所融合與穩定的母子清淨光明,是一種完全合格的清淨光明,但一個普通人所顯現的死時淨光----不因禪定力量而是自發形成的----是把“清淨光明”的名稱歸因於粗大二重性顯現的停止而已。這不是完全合格的。

(續)

創作者介紹

小行者的部落格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