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轉貼】降頭術、降頭案例故事


取自:http://www.helzone.com/ 虛空論壇 - 修羅鬼域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降頭術包括了「藥降」和「飛降」兩大類別。


  南洋 地 區 的 土 著 女 子 常 常 落 降 頭 對 付 欺 騙 她們 感 情 的 人 , 對 方 在 離 開 前 多 答 應 不 變 心或 一 段 日 子 後 必 回 來 迎 娶 , 在 離 去 前 幾 天, 土 著 女 郎 會 將 某 種 藥 物 落 在 食 物 中 , 混勻 了 給 對 方 吃 , 事 後 對 方 若 反 悔 而 爽 約 ,降 頭 藥 即 令 其 全 身 腐 化 , 潰 爛 而 死 , 這 種法 術 稱 為 「 藥 降 」 。 當 然 對 方 依 約 回 來 迎娶 , 土 著 女 郎 自 會 把 解 藥 給 對 方 吃 ; 也 有人 利 用 這 些 降 頭 藥 去 控 制 一 個 人 , 使 他 聽其 擺 佈 。


  藥降 --- 類似 我 國 苗 疆 一 帶 所 盛 行 的 「 放 蠱 」 , 將 毒蛇 、 毒 蜘 蛛 、 蜈 蚣 、 賴 蛤 蟆 、 毒 蠍 子 五 種最 毒 的 蟲 類 放 進 罈 子 裡 ,任其 自 相 咬 食 殘 殺 , 最 後 等 都 死 了 , 腐 爛 乾燥 後 , 將 罈 中 剩 餘 物 取 出 研 磨 成 粉 , 是 為「 蠱 」 , 將 蠱 放 在 負 心 情 人 的 身 上 , 使 其得 到 罪 有 應 得 的 報 應 。 藥 降 是 學 習 降 頭 術的 法 師 的 第 一 個 步 驟 , 當 然 每 一 門 派 所 落降 頭 之 藥 不 同 , 一 定 要 該 派 的 解 藥 才 能 化解 。


  飛降 --比「 藥 降 」 更 為 高 級 的 法 術 是 為 「 飛 降 」 ,飛 降 共 分 十 餘 種 , 包 括 「 鏡 降 」 、 「 玻 璃降 」 、 「 動 物 降 」 (分蛇 、 蝙 蝠 、 蜈 蚣 等 ),其 中 最 厲 害 的 一 種 是 「 飛 頭 降 」 。


  飛降 只 取 你 的 生 辰 八 字 , 或 者 身 上 任 何 一 件衣 物 、 鞋 或 手 飾 , 降 頭 師 就 可 以 在 物 件 上施 法 ; 或 者 降 頭 師 跟 你 說 句 話 , 朝 你 笑 一笑 , 送 你 一 樣 東 西 , 甚 至 請 你 喝 一 杯 茶 ,一 根 煙 , 在 無 形 之 中 就 會 中 降 。


  例如 施 「 玻 璃 降 」 , 先 設 法 取 得 生 辰 八 字 ,或 者 身 上 任 何 物 件 , 取 到 後 立 即 施 法 , 初期 被 落 降 者 與 平 常 人 無 異 , 過 了 一 陣 子 開始 胃 痛 , 痛 極 入 院 , 經 X光一 照 , 整 個 胃 部 都 是 玻 璃 。 以 現 代 角 度 去解 釋 , 那 似 乎 是 降 頭 師 使 用 一 種 超 能 念 力, 將 玻 璃 移 入 受 害 者 體 內 , 的 確 讓 人 匪 夷所 思 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夏威 夷 人 中 死 降 頭


  數十 年 前 , 夏 威 夷 人 中 死 降 的 很 多 , 他 們 大多 是 給 敵 人請 巫 師 下 了 離 奇 的 死 降 。


  在火 奴 魯 魯 的 皇 后 醫 院 裏 , 一 個 病 理 學 專 家, 便 親 眼 看 見 一 個 年 青 的 夏 威 夷 人 , 這 樣地 離 奇 地 死 亡。


  這青 年 人 安 靜 地 睡 在 地 上 , 顯 得 並 沒 有 甚 麼不 安 的 樣 子 。 這 病 理 學 家 問 他 的 病 狀 , 他衹 簡 單 地 說 : 「 我 就 要 死 了 , 我 已 經 被 人下 了 降 頭 術 呢 ! 」


  那位 情 敵 含 恨 在 心 , 設 法 弄 得 他 的 頭 髮 和 指甲 , 去 找 一 個 住 在 森 林 裏 的 巫 師 , 求 他 替下 降 頭 。


  那巫 師 把 頭 髮 指 甲 , 放 進 一 個 特 別 安 置 的 碗裏 , 用 木 槌子 把 它 槌 搗 。


  這個 碗 子 是 一 個 細 小 的 石 製 神 壇 的 上 面 , 巫師 坐 在 神 壇 前 面 , 開 始 祈 神 , 深 深 地 吸 了一 口 氣 , 喃 喃 地 唸 起 咒 語 來。


  他祈 禱 一 些 惡 劣 的 事 情 - 死 , 降 落 到 那 青年 病 者 的 身 上 , 跟 著 他 陷 入 半 昏 迷 狀 態 。等 到 醒 過 來 之 後 , 又 作 第 二 次 的 禱 告 , 如此 , 足 足 做 了 五 六 次。


  那前 來 求 他 下 降 頭 的 人 , 見 了 這 情 景 , 走 回村 去 告 知 他 的 朋 友 , 這 些 朋 友 又 轉 告 知 那青 年 的 病 者 , 不 久 , 這 青 年 便 病 進 了 醫 院。


  經過 醫 生 病 理 學 家 檢 查 身 體 健 全 無 病 , 但 不數 日 , 這 青 年 的 病 者 死 了 。
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鬥降 頭 宋 女 被 害


  這裏 所 說 的 是 一 件 降 頭 鬥 法 , 在 星 洲 發 生 的事 實 , 當 地 小 報 刊 載 出 來 的 故 事 。


  星洲 舊 跑 馬 埔 , 住 著 一 個 卅 多 歲 的 華 藉 婦 人宋 氏 , 本 是 馬 六 甲 一 名 峇 峇 富 紳 的 第 十 六房 姨 太 太 , 近 年 來 才 自 馬 六 甲 遷 到 上 述 地方 居 住 。 她 有 位 女 兒 名 笑 珍 , 現 時 十 六 歲, 生 得 楚 楚 可 人 。 那 天 是 她 生 辰 , 有 許 多親 友 到 家 道 賀 , 來 吃 「 生 日 飯 」 。


  在興 高 采 烈 喝 酒 的 時 候 , 笑 珍 突 然 以 求 愛 的方 式 , 向 一 名 男 友 說 : 「 我 愛 你 ! 我 要 嫁給 你 。 」 這 時 大 家 都 弄 得 莫 名 其 妙 。 不 久, 又 向 這 男 友 的 太 太 說 一 樣 的 話 , 摸 手 摸腳 , 情 形 很 是 難 堪 。 突 然 又 向 她 的 母 親 宋氏 大 罵 : 「 十 年 來 , 我 永 遠 不 會 放 過 你 ,你 用 降 頭 害 了 我 , 而 且 還 在 我 的 墳 墓 淋 了黑 狗 血 , 我 將 永 遠 不 會 放 過 你 ! 」 笑 珍 說時 , 瞪 大 杏 眼 , 面 部 至 凶 , 絮 絮 不 休 。 之後 , 笑 珍 似 入 昏 迷 狀 態 , 很 久 才 醒 轉 回 來。


  戚友 被 她 弄 得 莫 明 其 妙 , 後 來 經 過 宋 氏 解 釋, 說 她 時 常 有 這 樣 神 經 病 症 發 作 。


  但戚 友 詢 問 她 女 兒 究 竟 受 了 何 種 刺 激 時 , 宋氏 則 諱 莫 如 深 , 支 唔 以 對 , 其 實 內 裏 大 有文 章 。


  原來 馬 六 甲 的 富 紳 黃 某 , 現 仍 健 在 , 約 近 五十 多 歲 年紀 。 因 他 的 恆 產 很 多 , 在 不 勞 永逸 的 環 境 中 , 繼 其 已 娶 了 十 五 位 姨 太 太 之後 , 十 七 年 前 , 又 以 銀 彈 攻 勢 , 納 宋 氏 為第 十 六 房 姨 太 太 。 後 宮 佳 麗 , 她 被 獨 寵 一身 。


  黃某 和 所 有 的 妻 妾 , 同 住 在 一 間 大 廈 內 , 至此 真 是 金 屋 十 六 釵 , 也 可 說 是 美 人 充 下 陳了 , 其 豔 福 實 人 美 煞 。 髮 妻 雖 不 滿 黃 某 所為 , 但 在 男 權 時 代 , 有 錢 在 手 , 唯 有一 個個 讓 他 娶 回 來 , 十 多 名 姨 太 集 於 一 室 , 自然 是 多 事 , 醋 海 興 波 , 是 免 不 了 的 事 。 但其 中 第 十 二 位 姨 太 太 , 最 為 利 害 。 對 外 交遊 廣 闊 , 尤 其 好 交 一 般 馬 來 籍 的 降 頭 師 ,使 其 他 姨 太 太 都 懾 伏 在 她 的 手 下 。


  然而 第 十 六 位 姨 太 太 宋 氏 的 母 親 , 也 是 不 好惹 的 , 她 在外 間 亦 認 識 許 多 暹 邏 降 頭 師 。當 十 二 姨 太 使 出 法 術 時 , 卻 給 宋 氏 知 道 了, 向 母 親 求 救 。 這 時 , 適 值 宋 氏 已 懷 孕 七個 月 , 恐 為 邪 術 所 害 , 以 致 不 能 生 產 , 她母 親 即 主 張 女 兒 暫 時 避 開 , 由 她 向 黃 某 說項 , 討 一 筆 款 項 返 唐 山 生 孩 子 , 滿 月 後 才返 馬 六 甲 。 這 樣 經 過 大 海 洋 , 就 可 避 去 降頭 師 。


  經過 宋 氏 的 苦 求 , 黃 某 終 於 首 肯 她 回 唐 山 生產 。


  宋氏 返 國 期 滿 , 生 一 個 女 即 笑 珍 , 逐 重 返 馬六 甲 。


  宋氏 返 馬 六 甲 後 , 十 二 姨 太 仍 對 她 不 利 , 屢施 法 使 宋 氏 失 寵 , 因 此 , 弄 到 宋 氏 生 病 ,終 日 神 緒 不 寧 , 母 親 到 處 奔 波 , 請 得 一 位馬 埠 有 名 暹 邏 降 頭 師 , 想 以 牙 還 牙 , 替 她女 兒 報 一 箭 之 仇 , 但 終 非 對 方 的 敵 手 。


  宋氏 雖 然 時 時 有 病 , 她 知 是 十 二 姨 太 的 作 為, 繼 續 重 金 聘 請 暹 邏 降 頭 師 , 向 十 二 姨 太反 攻 。 十 二 姨 太 聞 訊 , 也 不 甘 示 弱 , 又 請降 頭 師 作 法 , 上 了 護 身 的 狂 頭 , 預 備 雙 方大 鬥 暹 馬 降 頭 術 了 。 這 樣 兩 方 的 鬥 法 , 有勝 有 敗 , 一 直 鬥 爭 了 幾 年 , 換 了 多 少 降 頭師 。 最 後 , 宋 氏 請 到 一 位 有 名 術 法 高 強 的暹 邏 降 頭 師 , 作 了 一 個 「 絕 命 降 」 , 將 十二 姨 太 的 降 頭 師 收 拾 掉 。 十 二 姨 太 逐 病 倒, 於 十 年 前 也 去 世 了 。


  十二 姨 太 死 後 , 宋 氏 的 女 兒 笑 珍 , 命 運 低 ,卻 為 十 二 姨 太 的 陰 魂 所 擾 , 時 常 附 上 笑 珍的 身 上 , 辱 罵 宋 氏 , 吵 得 全 家 雞 犬 不 寧 。宋 氏 不 得 已 , 再 求 助 於 暹 邏 降 頭 師 , 攜 黑狗 血 到 十 二 姨 太 的 墳 墓 四 周 淋 灑 , 以 為 可稍 煞 十 二 姨 太 冤 魂 的 凶 燄 , 可 是 它 卻 越 來越 凶 。 由 那 時 起 , 除 了 笑 珍 之 身 辱 罵 宋 氏外 , 還 迷 惑 笑 珍忘 形 , 胡 亂 說 話 。


  到了 笑 珍 十 四 五 歲 時 , 便 逢 人 公 開求 愛 , 喊說 : 「 我 愛 你 ! 我 要 嫁 你 ! 」 這 無 辜 的 少女 , 為 了 母 親 與 人 鬥 法 而 遭 殃 。 宋 氏 被 迫得 無 路 可 走 , 在 兩 年 前 , 迫 得 搬 到 新 加 坡躲 避 , 詎 料 仍 無 法 避 開 十 二 姨 太 陰 魂 的 糾纏 。 現 在 笑 珍 時 常 仍 有 被 迷 的 現 象 發 生 。


ps.後面好像有少一小段,所以我只貼到這裡喔

創作者介紹

小行者的部落格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