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手印功
作者:陶秉福
佛家跏趺坐


        结跏趺坐,释迦的坐法,结跏趺于左右比上而坐。趺指足背,比即腿部肌肉。据慧琳《一切经音义》卷八载,有两种坐法:
        1、两足交叉置于左右股上,叫“全跏坐”,俗称“双盘”。若先以右足押左股,称“降魔坐”,禅宗僧人多采用之:若先以左足押右股,后以右足压左股,两足掌仰于二股之上,称“吉祥坐”,密宗亦称“莲花坐”。
        2、单以右足押左股上,或单以左足押在右股上,叫“半跏坐”,俗称“单盘”。密宗称此为“吉祥坐”。《释氏要览》称左足押右股上的“半跏坐”为“降魔半跏坐”。〈大智度论〉卷七:“诸坐法中,结跏趺坐最安稳,不疲极,此是坐禅人坐法。”
        坐好后,双手持三摩地手印。先将息调匀,进入入静的气功态。然后再从上面两种手印中任选一种手印。选定某一手印以后,就要坚持用这种手印,不要随意更换,如在练功中出现自发变化手印的情况,则要听其自然,不要压抑人为的控制,手印的作用,则在于沟通体内外的信息通道。
       采用结跏趺坐和持一定的手印,可以收到如下的效果:比较容易调息;体温容易调匀;直背宽胸,使全身灵力脉通畅通;曲颈以调整出息;舌抵上腭及凝眸注视,使加持之灵息,由空中摄引入体,得安住于中脉,如是一切灵息之加持作用可以圆满生发,且得三安稳境。

         不专注诱导入静法
         一、制念法
        练功中当杂念产生时,即当用制念法止之。克服杂念之要,在于当杂念刚一出现时,就要立刻加以制止,不要使它滋蔓,自然可以达到入静的气功态。如果当杂念产生之初,未能即使制止,以至杂念丛生,纷至而来,形成了断不胜断,制无从制的状态。即使出现了这种无法入静的状态,这时练功者千万不要心慌意乱,一定要冷静,既然能知道杂念纷纷而至就好像知道了盗贼的入侵,是处于清醒的状态,比不知道,而完全处于无备的状况下要主动得多。这在定法中,就叫做“初能止”。意思是说,如果能够应付得法,就可以诱导至入静的状态。那么,这个方法是是什么呢?这个方法就叫做“知而不随”法。打个比喻来说,就好象我们出去玩,在河边休息时,看着河水静静的流逝,可是心里却没有跟着河水前进。对待产生的众多的杂念也是如此,一方面任杂念一起一落,一个产生,过后,有产生一个新的,任其产生,任其消灭,使自己的心不为所动,爱怎么想怎么想,反正我不动心,不动感情,使自己的感情不为所动,保持心情的平静,长此坚持,练功中杂念丛生的毛病也就会逐渐地被克服掉了,而能保持练功中的入静状态了。
         二、纵念法
        纵念法者,是用放任杂念,而不理会的态度来克服杂念的方法。这个方法来比制念发还要高一筹,因为制念法中的“知而不随”,虽“不随”,但还有“知”在。纵念法,则不系一毫之意念,对任何杂念都置之不理。打个比喻来说,就好象是一个有丰富经验的放牧人,他在广阔的草原或田野里,放牧大群的牛羊,任牛羊自由行动,他则好象毫不介意的样子,当杂念产生之时,往往是突然而来,又突然而去,如闪电,如流矢,或如风吹烟散,并无定所,对产生的杂念,如果进行追逐,堵截,必然使精神疲惫不堪,劳而无益, 反倒不如完全放纵可以使心能平静的像水流,而得安止。达到入静的状态。正像萨罗哈大师所说的那样:“若束缚之,此心反欲奔驰于十方;若放之,次心反得安止不动;吾是以知,此心不宜羁勒如骆驼”。
         三、止念法
         止念法也是克服杂念,以求入静的方法,具体来说其法有四:
         1、如拈婆罗门线法。制心于静,就象拈婆罗门线一样,在拈婆罗门线的时候,用力不可过紧,也不可过松,必须要保持柔和平均,才能一气拈成。练功者持心求静亦然。如果用意制止杂念过急,反而难以制止。如果纵任过泛,又会失于散乱,所以,正当的方法,是时制时纵,有张有弛,操纵合度,则心自得安静。
         2、如斩绳两段法。练功人按上述各法求静,如果都不能解决杂念的问题,而且所生之杂念纠缠胶固,就像打结的麻绳紧紧的扭结在一起一样,无论如何也解不开,这是只有猛挥“能所智幻”的正知慧剑,一斩两段,绳不要了,何况草麻。这时一切杂念,幻想尽皆断除,真心自当顿现,而得入静。
         3. 如孩童观画法.。孩童观画法是一种比喻排除法杂念的方法。对待产生的种种杂念,就像孩童进到寺庙看到壁画上画着种种奇形怪相的人物等等画面,虽然凝神注目,一一观看,但由于年幼无知,一片天真烂漫,画虽然是看过了,但并不理解,所以看完它就留不下什么印象。用这种现像来比喻练功人对待所产生的尽可杂念也很恰当。尽管产生种种杂念,只是无所谓,不用心去想,杂念从脑子里一闪而过,不留任何痕迹,使心保持平静,达到入静的目的。
         4。如像体无觉法。这也是一种比喻,是说对待外界的事物或产生的杂念,要麻木不仁,毫无感觉就如同大象的皮特别厚,外边用针刺一下,大象就好像毫无感觉一样,无所反应。用以求得心静,不为外界所干扰。
     

        调息诱导入静法
        将调息与意念结合起来诱导入静。其法有三:
        一。金刚数息法
        按前面第一节预备功中的要求坐稳后,并持一定的手印,进行调息,默数出入息。一呼一吸为一息。从一,二,三......往下数,直数至21600之数。通过数息的实地练习,达到调整呼吸并逐渐入静的目的。
        这里要明确指出的是:上述21600之数,并不是要练功者,在一次上座练功时就要完成的息数。此21600之息数,乃是人在一曰一夜间呼吸之总数也。分计之,即一小时为900息,一分钟为15息。但一吸一住一呼三者全起来才算做一息。平均一息轮,约为4秒钟,此为入手时的起数,练习久者,当逐渐延长每息轮的时间。息调的越微细。悠长,以至于达到一分种一息的程度,这就可以称作“二禅息住”了。
         二。观息法
        观息者,是观想灵息如何随着呼吸进入体的灵脉穴轮,同时想念灵息加特。更主要的,也是最普通的一法是:
        出息时观有真言“晻”字,白色光明,住息时观有真言“阿”字,红色光明。入息时观有真言“口牛”兰色光明。
        我根据师传,特将此法明确指出:出息者为吸气,以观有真言“唵”字,白色光明,灵息从头顶入,走中脉,直达丹田。住息者,停息也,观有真言“阿”字,红色光明,照于丹田。入息者,为呼气,观有真言“口牛”字,兰色光明,从丹田上升走中脉,从头顶出。最后收在慧命或下丹田。
         观想“唵”“阿”“口牛”三字真言时,最好观想梵文,不观想汉字。
        大手印功法,非常强调上师对自己的回持力,观想上师之光明与已之身心交融和合,成为一体。这种作用只有实践者才能悟能证,寻非虚语也。
        三。壶形气功法
        此法也称作“宝瓶气”法,练习时,先将体中陈息,分三次呼出体外,然后观想空中诸佛的清净灵息的特加波,由箅孔缓缓随着吸气而吸入体内,并充满体中,于是出现腹部向内吸缩的现象,此时口鼻均勿出息,犹如满满盛水之壶,紧其塞盖,勿使倾溢渗漏点滴于外的样子,尽量保持住息的时间。如实在不能忍耐时,可以微微呼气,但尽量保持腹部内吸的状态。如是修习,可使练习功人平时最难约束的心思意念,保持定静的状态,因为平时心思意念往往随着一呼吸间而放荡于十方三世无定处。在保持腹内吸的状态时,则可以使心思意念不随息流,而摄归一处,如是乃能逐渐达到入定的状态。所以,壶形气功法是帮助真正入静的一种很好的行之有效的方法。但在操练时,也要采取渐近的方式,不可求其速成,初练时,时间也不可过久,可参照前面介绍的“专注佛舍利法”。

資料摘自氣功網:http://www.7gong.net
創作者介紹

小行者的部落格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