仙學雜談(二)無聲的天籟

 

作者:Ilanese

 

標題: [心得] 仙學雜談(二)無聲的天籟

時間: Sat Jul 15 19:54:14 2006

 

緣起:

  說來也是在很久以前,頭部的一些氣脈打通之後,在靜坐時或平時靜下來時,就能聽到一些聲音,這並不是耳鳴,因為也並不會對我造成困擾。古代道家丹經及現代一些談靜坐或氣脈的書籍都有提到這種現象,我整理一下作比較有系統性的介紹。

 

正文:

  這種聲音,並不是外界的聲音,聽起來有點像「連續的『嗡』」聲」,有時也會不太一樣,通常是幾個音節一直重複著,但百聽不厭,而且仔細聆聽,還能有集中注意力而入靜的效果;有時候這種聲音由於專心聆聽的因素,音量會愈變愈大,最後還會蓋過外界的聲音。(以上是我自己個人的體會。)

 

  對此一現象,茲將古代道家丹經及現代一些談靜坐或氣脈的書籍整理一下:

 

  一、道家丹鼎派說的:「腦後鷲鳴」(註一),意思就是說腦後會有類似鷲叫的聲音。(編按:鷲是一種肉食性猛禽。)

 

  二、呂祖的《百字銘》裡說的:「坐聽無弦曲」(註二),修煉到《百字銘》後面所提到的程度時,在靜到極處,從腦中可以發出一種極其美妙難言的琴聲,所以才稱之為「無弦曲」。

 

 

  三、南懷瑾先生在《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》一書的看法,認為這是腦波震動的聲音。(註三)(編按:可能是氣機刺激腦部聽覺部分的神經所造成的,但未必一定就是α-wave 。)基本上南懷瑾先生也是認為這是中國丹道所謂的「腦後鷲鳴」現象。

 

 

註一:《道鄉集》:「大藥生時,六景先現。」(編按:意思就是說道家丹鼎派所謂的『大藥』產生時,會有六種現象出現。不過到底是六景全部都會出現呢?還是部分出現而已?還是大藥產生後,才出現這些景象?問題很多,況且資料也不足,因此在這兒無法談論太多。)伍沖虛:《仙佛合宗》:「需知大藥生時,六根先自震動。丹田火熾,兩腎湯煎,眼吐金光,耳後風生,腦後鷲鳴,身湧鼻搐之類,皆得藥之景也。」。柳華陽:《慧命經》的「六種震動」原注:「此言舍利所產之景也。六種者,即身中六處也,非世界六處矣。眼有金光,耳有風聲,鼻有氣搐,腦後有鷲鳴,身有踴動,丹田有火珠馳,是為六種動矣。」(編按:這兒談的「舍利」,並不是佛教說的舍利子,在中國丹道上另有意義,就是指「靈丹上藥」。)

 

註二:呂洞賓:《百字銘》全文二十句,共一百字,論述了中國道家某些修煉過程、心法和景象。前面幾句談的是心法,後面談的都是景象。依筆者的看法,其實裡面把大藥產生時當下的景象,寫的很清楚了。

 

呂洞賓:《百字銘》

養氣忘言守,降心為不為。

動靜知宗祖,無事更尋誰。

真常需應物,應物要不迷。

不迷性自住,性住氣自回。

氣回丹自結,壺中配坎離。

陰陽生反復,普化一聲雷。

白雲朝頂上,甘露灑須彌。

自飲長生酒,逍遙誰得知。

坐聽無弦曲,明通造化機。

都來二十句,端的上天梯。

 

註三:南懷瑾:《靜坐修道與長生不老》,1989 6月台灣十七版,台灣,老古出版社,第112頁至113頁:「此外,在氣機真正通過頭腦部分(包括前後腦)的階段,在頭腦的內部,必定會有輕微的劈劈拍拍之聲,這是氣機將通未通之間,腦神經所引起的內在反應,這種聲音也等於一個人用雙手抱住兩耳,可以聽到自己心臟與血液流通的聲響一樣,不足為奇。這是腦波震動的聲音,現在西方(美國等地)神秘學的研究,叫做阿爾發腦波(α-wave)便是這種聲音的作用。不過有時候,因為執著注意力或上焦有潛在病症時,往往會使頭腦發生輕微的振動,好像得了頭風病一樣的現象。如果不懂得對治的方法,不能放鬆感覺的注意力,便很討厭地成為慣性的病態。倘使知道清心寧靜、凝神專一的心地法門,便自然而然會進入如上所說“輕安”的定境了。如果生來乘賦特別聰明的人,雖然沒有學習靜坐可能在少年或青年的時候,也自然會有如此現象。但是從醫學的立場來講,這也可以叫它是神經過敏的一種現象,如無其他因素加以刺激,它並非病症,這點必須要在此附帶說明的。」

創作者介紹

小行者的部落格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煉氣化神
  • 嗡音,震盪音,蟲鳴音,都出現過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