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裡我寫下一些最近發生的土地公趣事,否則再過一些日子就忘掉細節了。
因為不是在寫故事,所以文筆照原貌描述,以接近事實之故。
不多作額外描述,自然不像寫故事那麼精彩了。

土地公咒的確很靈驗。
當初師父就說過,接近人間的神雖然位階與靈力皆不高,
但以近人間故,相應十分迅速,果是斯然。

這個月,母親因持土地公咒得到相應,土地公日夜相隨。
也因此讓我們發現土地公的可愛一面。
其實土地公是挺人性化的,與我們的相處就與交朋友一樣。

比如說:

看電視時,土地公很喜歡看古裝劇,會坐在旁邊一起看。
但一旦轉台到現代劇後,土地公就不怎有興致了。
但他很喜歡動物頻道,就乖乖坐在那裡看。

平時我們吃飯前都會供養天地神明,在供養土地公之時,想不到土地公竟也選食物。
走過來一看:「呿,不好吃。」或走過來把他最喜歡的炸雞拿了放進袋子裡。

當我熬夜時,土地公就啐啐唸:「幹嘛學我晚上不睡覺,身體會熬壞的」

當我父親出去時,頑皮的祂也會跟出去,對我母親留下一句:「去看看他出去幹嘛」

當我們要租房子時,土地公會去和當地的土地公打聲招呼,幫我們看看風水。
有一次,土地公與我公司的土地公在對話。
我們家裡的土地公是身穿布衣的打扮,而公司的土地公服裝十分華麗,金色美麗。

布衣土地公:「嗨,朋友,我來了」
金衣土地公:「你來啦,來來來,我這裡有很多東西吃,我來請客。」

布衣土地公:「咦?你手上拿著什麼?」
金衣土地公:「元寶啊。」
布衣土地公:「我也有」說著拿出了一個大元寶。

母親:「土地公公,你那個元寶可以給我吧。」
布衣土地公:「才不要呢,我也只有一個而已,怎麼給你。」

母親:「你身上背著的那個大袋子裝著的是什麼?」
布衣土地公:「秘密,以後再給你看。」
金衣土地公:「走啦,去吃茶去。」
布衣土地公:「我要走了,你們慢慢逛,我去喝茶。」

當我們要離開公司時,
布衣土地公即刻與請客的金衣土地公告別:「不能再喝了,我得走了」趕著過來。

我這一區的土地公都是凌晨五點休息,早上十點醒來,不曉得其他地方是否相同。

每當我們家人在討論事情時,土地公會突然不知從哪蹦出來的發表意見。

「我們今晚出去逛逛一下吧」
土地公突然蹦了出來:「不行啦,今晚要下大雨了」
「……」

類似這樣的事有許多,而這讓我想起二十多年前,
我們家來了五個小精靈,也是一直為我們做耳報法。
許多來問事的人的家裡狀況,都被五只小精靈打探得清清楚楚。
當然我爸藏起來的私房錢也被小精靈出賣了,小精靈帶著我媽一個個挖出來。

不過之後發生了一些不幸的事,小精靈被黑派法師收走了,
祂們當哭鬧著向我母親求救,無奈當時剛出道能力有限,罩不住祂們。
我現在仍然很愧疚而一直在想,祂們到底怎麼了,
是不是被法師強押著幹一些不願意做的事?

往事不提也罷,現在土地公跟隨的事與當年很相似。
我母親告訴我,土地公會帶來福。
當一些商店空寂無人時,只要我母親一進去,不久很快的就有涌進了許多人潮,
母親說這類事屢試不爽,不過我對這事保持存疑態度。

當我和我母親到了公司,兩位土地公又見面了。
布衣土地公就說:「老兄,你有空要常來這呀。」
金衣土地公:「他(指我)又沒常憶念我,也沒持誦土地公咒,我怎麼跟他。」

我的臉都綠了。

回去之後,土地公告訴我:「你就每天持誦,到時我們兩個都可以跟你了。」
「我們一個帶財,一個幫你召人。」
原來,土地公幫助人也需要有因緣。
有福德之人,有緣之人才能得特別的幫助,否則會出現不公平現象。

以上事情都發現在一月,當中發生太多事了,所以寫起來也雜亂無章,想到哪就寫哪。
真實性的話,信與不信在於各人了。

尚有其他趣事有空再述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luzifur 的頭像
luzifur

小行者的部落格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41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