版友:


師兄您好,知道您沒在問事,但有一事想請問您,不知道能否回應我。

在幾年前,我的外公過世的頭七那天,家裡開始在做法【按照長輩們的習俗方式】,說要做三課,中間第二課當師公不停在唸經時,我身體就會不自主一直轉圈方式搖晃(這時幅度還很小),中場休息時我告訴我家人我很不舒服感覺很奇怪,媽媽要我唸家裡常唸的經,其他家人以為我是身體不舒服,於是我就一個人在我外公的房間裡坐著休息(因為當時已清空只放了椅子),當時感覺真的很奇怪又莫名的慌亂,播了電話給那是男友希望他陪我說話,講沒兩句我就不停的哭講不出話,這時外面又開始做第三課,家人親戚全都到客廳去沒人發現我在房間裡的狀況.

當經唸得越大聲越快,鈴搖得大聲,我就搖晃越大力(無法控制的),不停的哭,直到得了胃癌的姨丈在門外坐著,發現我不對勁告知了家人,進來看我時問我怎麼了,我只不停的大哭說不知道然後大叫,我媽媽抱住了我,師公進來對我唸了唸經,我被家人移至到另外一房間躺著(我還是不停的哭而且想講話卻一句話都無法開口說),等我平靜一些其他人繼續完成後面的課,媽媽在房間陪我,停著外面的聲音,我突然對著我媽說叫我的小阿姨進來(那時小阿姨乳癌剛動好刀一陣子,那天做完化療直接趕來做七),也不知為何當小阿姨到床邊,我就看著她好心疼很捨不得的心情,想叫她休息不要在跪,我對小阿姨說了幾句我們家族的語言,像是爸爸在對女兒的那種感覺,小阿姨也哭了好像了解我的意思似,點點頭說她休息在房間裡陪我,後來師公對我媽說我似乎有著某種體質(說我之前可能就是有修,加上是陰時生什麼之類的)說我甚至眼睛是開的,如果我看到了什麼別嚇到,其實我不知道是真是假,但我真的沒看到什麼過甚至是我外公。

那天起家人就刻意不讓我在去參加外公的法事,直到第三七(家族習俗要做七個七)我又去了,那天沒那麼誇張但又發生,一樣是因為一個舅舅,一開始跪我只是晃,家人緊張就叫我坐前面椅子別做,我就坐著慢慢搖晃直到看到我三舅進門,我突然感覺很生氣一直不停在瞪他,我下意識叫了其他家人把三舅叫到我面前來跪,大家不敢說話聽話的照做,(因為前兩次說我三舅沒來是過繼給別的奶奶做兒子,老人家當時還在世,怕她不高興,所以第三七才出現,當然我的事三舅只聽說沒看到)我從生氣瞪著看三舅到又一股看到自己孩子的心情開始哭,三舅也跟著哭了,我拍拍他的手,點點頭像是想說沒關係;家人對我說要我告訴外公那天拜的全是外公愛吃的飯菜和酒,要外公好好吃,我默默的在心裡對著外公說(當然這次我還是無法說話),沒想到我突然倒抽一口氣差點不能呼吸,發現我像在喝東西跟吃東西似的在咀嚼,我心理問了外公是否在吃飯,我的頭點了點,我又問知道我是誰嗎?也都點點頭回應,一會兒後我的右手拍拍了我的左手像是在告訴我辛苦了,就結束了這次。 相同狀況還發生了一次是出殯前天做師公的時候,又為了想看靈堂佈置之類,每次結束我都會累到睡很久。

那次事件開始後,我變得非常敏感,甚至常全身虛弱,頭暈頭痛想吐,時常睡不好,像被壓似的無法動彈一會才跳起來,連進廟裡也晃而且還會不舒服。某次跟朋友去了南澳媽祖廟,進去拜了一下不舒服無法繼續拜,只好回一樓,突然很想抽支籤,就問了問因為外公剛過世家裡狀況滿多是否可以給指示,聖杯! 但一拿出籤,我自己看了都傻了,給廟裡人員一看,只對我要了生辰八字,說我煞到,帶我到一個半開放的小房間坐,開始唸經我就開始晃開始哭,師兄說媽祖現在幫我作主,沒有什麼可以影響我,我自己要控制住,那次後雖然有比較好些,不會那麼敏感,可是還是不時會有些被影響的狀況(例如 睡覺被壓做夢 或 到某些地方頭暈想吐 搖晃之類) 想問一下師兄,我這些是什麼情況呢?真的是有乩童體質? 還有人說過我應該要修? 可以幫我解惑一下嗎?拜託您了!PS 很長一篇,非常感謝您耐心看完!


小行者:

你是被你外公附身咯,所以身體不適是正常的。附身辭來就勞心勞神。

體質比較偏陰性,所有比較容易附身或當乩身,但不代表就應該當,當乩身也沒什麼好處。

被附身有分淺與重,目前的情況是淺附身,兩個靈魂共處一體,所以你會有別的情緒與感受,但你也有你自己的意識。

重附身是失去意識,而不記得自己做什麼,一般上若非神明,則對身體不利。

luzifur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